兴发娱乐

奔雷  •  •  原文链接

作者:顾福昌(ID:yuyanjiayoubao)

来源:预言家游报

站在缅甸最大的商场,我切身感受到了电竞在东南亚造成的巨大冲击力。正如人们对竞技体育发自灵魂的热爱一样,电竞带给缅甸玩家的快感同样强烈。尽管选手们没有专业的赛事场馆,戴着廉价的耳机,甚至 ban pick 都要队员们自己商量,做出决定。但这并不能阻止观众对 MPL(由上海沐瞳在缅甸地区运营的 Mobile Legends:Bang Bang 电竞联赛)展现出的热情。

一次次欢呼,拍红的手掌,无论是坐在内区的大学生,还是站在三楼,拼命挤在人群缝隙中观赛的服务员,每个观众都在用行动告诉你,他们有多爱这项竞赛。

动图1.gif

这让我们不得不重新审视这个问题:哪里是电子竞技产业发展最迅速的地区?

是富二代扎堆入局,粉丝热情冠绝全球的中国?还是 NBA 大佬站台,资本疯狂涌入的北美?抑或是全球电竞产业最发达,选手知名度最高的韩国?还是盛产 FPS 游戏天才的巴西?

答案可能会出乎大部分人的意料!

根据 Newzoo 的研究,东南亚正在成为电竞发展最快的地区,据,整个东南亚地区拥有超过 950 万电子竞技爱好者,其中 280 万居住在越南,200 万居住在印度尼西亚。不出意外,这个数字将在 2019 年翻一番。

电竞1.jpg

尽管作为临近国家,统称为东南亚地区。但缅甸、越南、马来西亚、印尼、泰国各个国家的国情、文化、经济水平存在巨大差异,这导致了电竞在各个国家的情况完全不同。有些国家电竞刚刚起步,有些国家电竞已经低调发展了十数年,但不可否认的是,整个东南亚地区在移动电竞上还是呈现出了一些共性。

作为 4G 网络普及的受惠者,东南亚国家的移动游戏市场发展迅猛,尤其是中国手游,出海到东南亚后收获了大量拥趸。

在缅甸看 MPL,我仿佛回到了 10 年前的中关村。

《Mobile Legends:Bang Bang 》(中文译称《无尽对决》)目前在缅甸月活跃用户数超过 200 万,是缅甸用户量最大的手机游戏之一。同时 Mobile Legends:Bang Bang Professional League-Myanmar(以下简称 MPL) 是缅甸第一个大型电竞联赛,赛季总奖金池达到 3 万美金,由缅甸电信国际有限公司(Mytel)冠名赞助。MPL 缅甸赛第一赛季 S1 共有超过 800 支战队报名,常规赛累计在线观看量超过 800 万人次。

走在缅甸最大的城市仰光,无论在学校,大街,湖边,甚至是住宿的酒店,《无尽对决》玩家几乎随处可见。这款由上海沐瞳研发的 MOBA 类手游,横扫东南亚势不可挡,成为大部分东南亚国家最受欢迎的 MOBA 类型手游,缅甸也不例外。

2018 年 12 月初,大学生 Grace 第一次感受到电竞的魅力。当她在学校看到第一届 MPL 季后赛即将在 Myanmar Plaza 举办的消息时,她就迫不及待想要到 Myanmar Plaza 去了。在此之前,她每天都要玩上四五局游戏,这样的习惯已经持续了数月。

“我玩的不好,但我很想看看职业选手是怎样玩这个游戏的。”Grace 对电竞的概念很模糊,她甚至分不清 MOBA 游戏和 RPG 游戏的区别。她说不出《无尽对决》到底是什么类型的游戏,但这不能妨碍她对游戏的热爱。

在缅甸看电竞赛事,很容易让人产生一种时空穿越的错愕感。站在缅甸的土地上,人们好像回到了 10 年前的中关村海龙大厦。那时候,经常有高手在电脑城打 WAR3 和 CS 的比赛。MPL 给人的感觉与那时候几乎如出一辙。

电竞2.jpg

MPL 季后赛场地搭建在仰光最大的商场之一,缅甸广场的一楼中心位置。整个季后赛共有四支队伍参加,奖金池达到 1.8 万美元。比赛采用分组淘汰 BO3 赛制。MPL 是缅甸第一个大型电竞联赛,对于电竞,世界上的年轻人表现出的狂热是相似的。

电竞3.jpg

尽管这是首届 MPL 赛事,比赛当天,缅甸广场肩摩踵接,为了抢占内场座位,大量玩家提前五六个小时在商场中排队,先到的玩家们将一楼站成了一堵密不透风的围墙,后到的玩家们不得不围在二楼、三楼的扶梯处观赛。

电竞4.jpg

针对缅甸市场,《无尽对决》最近特别推出了一个缅甸英雄 Minsitthar,这个英雄的原型为缅甸历史上著名的君王江喜陀,它对缅甸玩家来说是个具有特殊意义的英雄角色。每当有队伍选出英雄 Minsitthar 时,几乎全场都会爆发出掌声与尖叫。在六个小时的比赛中,Burmese Ghouls 战队在技战术上明显领先其他队伍一两个身位。无论是开局的套路设计,对英雄和时机的理解,还是换路、Gank、四一分推等战术的执行,BG 战队表现的都更娴熟。最终,摘得冠军的也是他们。

电竞5.jpg

“我们是认真把比赛当做比赛来打的,我觉得之所以我们能够获胜,是因为我们足够认真。”谈及夺冠原因,BG 中单选手 Ardam 这样说道。

即使在缅甸国内近乎没有敌手,但 BG 在今年代表缅甸出征 MLBB 的东南亚杯 MSC 时,并没有取得特别好的成绩。没有教练,没有强大的对手,就像十年前的中国电竞选手一样,五个热爱游戏,愿意为了电竞拼搏的少年走到了一起,组成了战队。

印尼人民正在对移动电竞上瘾

印尼人民正张开双臂拥抱移动电竞,对年轻人来说,没有比电竞更酷的事情了。

与缅甸相比,印尼的电竞市场更加成熟。如果说缅甸电竞市场处于发现了名为电竞的棒棒糖的孩提时期,印尼市场便是对电竞这颗棒棒糖上瘾的始龀之年。

据第三方数据公司 AppAnnie 发布的《2018H1 全球手游市场报告》显示,印尼 2018 年上半年畅销榜头部榜单,上榜产品基本被中国产品所包揽,其中中国游戏《无尽对决》《王国纪元》稳坐冠亚宝座,来自韩国的王牌 IP《天堂 2:革命》位居第三。

《无尽对决》目前在印尼月活跃用户超过 2000 万人,累计注册账号过亿,这意味着,在印尼,每 10 个人中,便有一个《无尽对决》玩家。

电竞6.jpg


头部游戏中,《王国纪元》、《列王的纷争》所属的 SLG 类型,与《天堂 2:革命》、《狂暴之翼》、《最终幻想:觉醒》所属的 RPG 类型,都不是传统的电竞游戏项目。在缺乏电竞基因的印尼,《无尽对决》很好地起到了电竞启蒙的作用。

沐瞳在 2018 年开启 MPL 印尼职业联赛,在 MPL 第一赛季:MPL-IDS1 共有超过 8000 支队伍参与预选赛,十支顶级战队从中脱颖而出晋级常规赛,争夺 10 万美金的奖金池。或许国内玩家早已习惯了动辄百万,千万美元的奖金池,但对于新兴电竞市场来讲,10 万美元并不是小数目。在为期超过 4 个月的赛事中,MPL 在 Facebook 直播总计触达超过 1600 万,观看人数接近 600 万,打破了印尼电竞联赛观看量的记录。在为期三天的线下决赛中,线下到场观众超过 8 万人,也在当时打破了印尼电竞比赛现场观众数量的记录。

在影响力逐渐扩大的同时,MLBB 在印尼催生了大量网红和粉丝经济。目前印尼最火的网红之一 Jess no Limit 就是凭借《无尽对决》与电竞赛事走红的。成为网红前,Jess no Limit 是某个《无尽对决》职业联赛前三名战队的队长,目前,他在 Instagram等 平台拥有超过 800 万粉丝,前不久还被评选为印尼年度数字人物,并受到总统接见。

这种电竞圈跨界娱乐明星的案例并不单一。《无尽对决》也受到印尼很多娱乐明星的追捧,其中著名歌手 Jessica 为游戏英雄配音便是最好的印证。

电竞7.jpg

上至娱乐圈,下至普通用户,《无尽对决》与《无尽对决》联赛正在形成一种流行文化,影响整个印尼市场。走在印尼街头,贴着《无尽对决》英雄贴图的“痛车”几乎随处可见。《无尽对决》在印尼用户中的影响,由此可见一斑。这也无怪乎印尼总统都在关注这项席卷年轻用户的电竞赛事了。

2018 年 7 月的 MSC 电竞决赛,印尼总统 Jokowi 指派印尼电信部长 Rudiantara 出席并发表讲话。2018 年 3 月印尼联赛决赛,印尼议会主席出席并发表讲话,印尼政府欢迎沐瞳到印尼投资,并支持印尼电竞行业发展。

电竞8.jpg

2018 年 11 月 28 日,东南亚运动会组委会宣布,电子竞技成为这一赛事 2019 年的正式比赛项目之一,共将决出 6 枚金牌,Mobile Legends 作为首款比赛项目入选。

印尼是沐瞳在整个东南亚布局最深最广的国家。《无尽对决》在越南、缅甸、泰国等地的发展,虽不及印尼,但也相差不多。

尽管体量不及《无尽对决》,ROS 联赛(《终结者 2:审判日》电竞赛事)在印尼市场也取得了不错的成绩。据赛事承办方趣加介绍,ROS 联赛在东南亚市场势头正猛,目前赛事在越南,泰国,柬埔寨的成绩是整个东南亚地区最好的国家。

电竞在东南亚还有怎样的机会?

想知道电竞在东南亚有怎样的机会,需要先弄明白两件事:电竞崛起的原因与东南亚各国电竞发展现状。

得益于 4G 网络在全球范围内的普及,东南亚地区的移动网络能够让玩家们流畅地进行联网游戏。即使在缅甸这样相对欠发达的国家,移动网络费用也不贵,符合大部分人的消费水平。

与之相对的,是缅甸国内 PC 与端游的低普及率。在国内,网吧如何生存是近年来整个行业都在思索的难题。抛出这个难题的原因在于,几乎每个家庭都有自己的私人电脑,网吧不得不从单纯提供上网、游戏服务场所的定位上转型。在平均月薪不足 1000 人民币的缅甸,拥有一台个人电脑,是非常奢侈的事情,即使买得起电脑,昂贵的宽带费用也会让它变成一台无法上网,无法下载游戏的电脑。

因此,缅甸的网吧行业相比国内,要好过的多。在缅甸前首度仰光,几位中国小伙开了一家网咖。尽管配置不输于国内高端网咖,收费却相对便宜不少,每小时的费用只有 3、4 元人民币。在游戏装配上,主要以《DOTA2》、《CS:GO》、《绝地求生》为主。在缅甸,任你走进任何一家网吧,《DOTA2》都是绝对的主流游戏,至少 60% 以上的玩家在玩这款 MOBA 游戏。其次是《CS:GO》。至于其他游戏,打开率低,也鲜有玩家愿意尝试。

电竞9.jpg

并不只是缅甸玩家钟爱《DOTA2》与《CS:GO》,在整个东南亚,这两款游戏的普及率都很高。当然,越南还是有大量《英雄》玩家的,不过就整体而言,《DOTA2》是东南亚地区当之无愧的端游 MOBA 王者。

这样的网吧生态与 PC 的低普及率,让以缅甸为代表的相对落后地区的端游电竞的发展,几乎数年来都在原地踏步。

有意思的是,大部分网吧会提供手游模拟器,供玩家使用。中国竞技类手游在缅甸受欢迎程度或许出乎大部分人的意料。《Mobile Legends》、《荒野行动》、《PUBG Mobile》,都是缅甸网吧最受欢迎的手游。当然,这在一定程度上也印证了,手游,尤其是中国手游在缅甸的普及率之高。

电竞10.jpg

这也是为什么移动电竞比端游电竞更具机会的原因。

至于东南亚各国电竞发展现状,虽然各国不尽相同,但总体来说,大部分国家的移动电竞处于相对早期的阶段。马来西亚、新加坡等地有端游电竞传统,在招商、赞助、商业化程度上,小步领先其他国家与地区。

以缅甸为例,电竞是一个完全新兴的市场。参与 MPL 的选手,几乎全部是兼职,而非纯粹的职业选手。正如 BG 队员所说,很多职业选手没有为比赛付出绝对的努力,缺乏职业心态。不专业的除了选手,还有战队人员配比与俱乐部机制。

据 BG 队员介绍,大部分 MPL 队伍没有配置教练、领队等工作人员。比赛时的 BP、技战术、套路需要队员们自己研究,由于大部分战队没花太多心思在赛事上,他们很难约到实力相当队伍的训练赛来保证自己水平的提升,唯一的方法就是五名选手一起排位。

处于起步阶段的缅甸电竞行业,与十多年前的中国电竞十分相似,选手们没有太多比赛可打,收入模式相对单一,俱乐部难以招商。这些都是需要时间去解决的问题。

与缅甸市场相比,在 Mobile Legends 开启 MPL 联赛之前,印尼的移动电竞市场规模同样很小,基本没有全职的战队,社会关注和赞助商也很少,大部分战队和电竞从业者都是兼职,或者勉强维持的状态。仅仅过了一年多,印尼的电竞市场就进入到了全新阶段。在 MPL S2 赛季中,超过 5000 支队伍参与了预选赛。仅预选赛在 Facebook 上就已经有触达超过 1500 万,观看人数接近 300 万。赛事总奖金池也达到了 10 万美元。

在职业化上,印尼 MPL 目前已经出现了配备专门的教练和后勤团队的职业战队,而且战队们获得了很多印尼大企业的冠名赞助,如 LAZADA,GoJek, Grab, Tokopedia 等。

当然,移动电竞在东南亚极具潜力的根本原因在于,整个东南亚地区本土游戏企业乏力,国产手游出海成绩斐然。加之年轻化的人口结构、超前的消费文化和电子支付渠道的积极推进,全球范围内积极发展的电竞,能够在东南亚各国快速发展也在情理之中。

具体到东南亚诸国,由于经济情况、基础建设情况的不同,电竞行业想要立足发展的具体策略打法也有所不同。不可否认的是,电竞正在重塑东南亚,成为整个东南亚地区的新风向。这对中国企业来说,是机会也是挑战。


你的项目想被报道,点击这里。  市场活动及PR合作,点击这里


扫一扫 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

兴发娱乐客服微信
微信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