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题

国际关系 时差综合征

国家间的许多看起来莫名其妙的冲突,其实常常只是因为某些心理认知误导了人们的判断。

GQ242017.01.22

讲个笑话:日本和美国的距离有多远?答案是:40光年。

在不按常理出牌的地产大亨特朗普洋洋得意地当选为这个星球上唯一超级大国的总统之际,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在惊愕之下急匆匆前去拜会这位即将决定两国关系的人物。他试图说服他不要放弃TPP(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否则提振日本经济复苏的“安倍经济学”将失去支柱,甚至影响日本的政治地缘前景。《日本经济新闻》在报道此事时,不失时机地说,为了挽救局势,安倍真的是“拼了”。然而亲切友好的会谈之后,特朗普转头就说,他当上总统之后的“第一天”就会立刻宣布废除TPP。

这里面的原因当然很复杂,至少,1亿3千万日本人不是特朗普的选民,他才不在乎日本经济怎么样;然而,正如政治学家Ian Bremmer所说的,特朗普之所以连稍稍延迟一下(其实这样对日本而言就已经是外交胜利)也不肯,关键原因之一是:“特朗普至今仍以(贸易摩擦激烈的)70年代和80年代的印象看待日本,容易认为美国一直在受日本损害,应征收高关税。”从这个意义上说,至少有一半美国人(支持特朗普观点的那一半)认为两国之间不仅隔着太平洋,而且是40光年,因为他们看到的日本,几乎就像是另一个星球在40年前的景象。

这种耐人寻味的现象或许可以称之为“国际关系时差综合征”,也就是说,两个国家在彼此打量对方时,并不是根据现实中得来的印象,而只看到对方身上那个过去的它。这就像一个人成名之后,那些刚被他吸引的人或许炫目于他的光环,但和他一起穿开裆裤长大的你,却总是情不自禁地以当初他胆小怕狗的事来判断他,并断言他一辈子也不会改变。

从某种意义上说,国家也是“人”——在国际政治中,人们也总是以人的心理在分析、判断一个国家的“行为”,仿佛它也自有其“国家性格”、思维定势和行动模式。这就不可避免地会出现一种现象,即我们会不自觉地根据对那个国家的以往印象,来做出决定。

不幸的是,国家毕竟比人要复杂得多,而做决策的政治家往往又未必能多深切地了解某一国(有时他们连本国都未必了解),因此这种决定就常常基于某些在他们头脑中积淀下来的零碎印象。传播学家Walter Lippmann 1922年在其《公众舆论》一书中,称之为“虚拟环境”,认为人的头脑对世界的看法是不完整和不准确的,但我们的行为恰恰就是根据这些,而非对真实环境的反应。Robert Jervis在《国际政治中的知觉与错误知觉》中则将这些认知心理学的分析搬到了国际政治中,以无数例子证明:国家间的许多看起来莫名其妙的冲突,其实常常只是因为某些心理认知误导了人们的判断。

如果只是普通国民之间的看法,那这最多也不过是一些无伤大雅的偏见罢了,不过如果形成了一种强固的社会心理并影响国际关系,那就一点也不好笑了。虽然政治家们往往都很现实,然而他们对某一国的印象往往也都是年轻时留下的片段。1941年珍珠港事变后,希特勒作为日本的盟国,抢先向美国宣战,从而做出了一个灾难性的决定,令人惊奇的是,在美国经济早已位居世界第一多年之际,他仍按照自己少年时的记忆,认为美国只是一个族群多元、缺乏凝聚力的“杂种”国家,因而不堪一击。这样说来,特朗普以自己30来岁时对日本的看法套在现在的日本身上,也就不奇怪了,毕竟大部分老人都是根据自己年轻时形成的世界观来打量现实世界的。

有时,这种“时差”甚至可能长达数百上千年——例如说起埃及,大多数人不由自主想起的都是金字塔、骑骆驼的游牧民,以及亘古不变的沙漠景象,还以为这古埃及的景象就是当下埃及的现实生活。事实上,在一个国家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之后,往往是它的邻国更坚决地认为它还是过去的那个老样子——就像在现实生活中,你自认历经世事、阅尽沧桑之后,老同学见面,他们却每个人都既似安慰你、又似自我安慰地说:“你真的一点都没变。”那当然是公然的谎言,没有人会在二十年里“一点都没变”,然而如果让他们把你完全当作一个新人来打量,那也会使彼此都很惶然和尴尬,不知如何才能将这两段印象拼接在一起。

这种所谓“历史的连续性”是这样一个东西:它的顽强程度,取决于你愿意相信的程度。1945年之后,德国人痛定思痛,一度狂热地相信自己的国家已脱胎换骨,与黑暗的老传统一刀两断,但令他们恼火的是,法国人却坚信“德国人是永远不会变的”。在长达数十年的时间里,法国人时常怀疑德国会退回到劣迹昭彰的过去,“向他们熟悉的恶魔投降,不但有此可能而且是很可能的”。这种论调使德国人极为恼火,1977年西德严肃批评法国报纸上“一连串轻率的报道”,说什么重新纳粹化迫在眉睫。在德国人看来,这是极为荒谬的,用德国作家伯尔的话说,德国在战后“变成了另一个国家。我们根本不知道它的变化有多大!”1945年德国已经发生了尖锐和断然的决定性变革,决无可能再军国主义化了。

通常来说,外人印象的改变,总是慢一拍的。这一点上,我们中国人向来也是受害者。这原因倒也不是我们近些年来变得太快了,而是你有时会啼笑皆非地发现,一些西方人竟然至今还认为中国男人留着辫子呢。我们看待另一个国家,依据的常常正是一些标准化的、简化的意见,说实话,恐怕也确实比卡通片深不到哪里去。这意味着,如果想要刷新自身在他人那里的形象,你需要做很多、很多、很多事情,但其中最好的办法,可能是激起别人了解你的兴趣。

撰文:维舟

本内容系GQ男士网原创或经官方授权编译转载,严禁以任何形式或方法转载或使用,违者追究法律责任。

所有评论

请输入您的评论... 访客

发送
更多评论

相关阅读

猜你喜欢